落陵故事汇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专题报道 > 落陵故事汇 >

听老一辈落陵人讲那过去的故事之四:这次事故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

济能发集团 2017/02/03 09:13

听老一辈落陵人讲那过去的故事之四: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次事故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

1977年入矿,刚下了第一个井,两只手磨出了血泡,我一夜没睡觉,两只手又胀又疼,我后悔了,觉得自己不该来矿上。

入矿前,我在人民公社当秘书,一是工资低,每月只领24元钱顾不了家;二是在计划经济年代里,物资紧张,买什么东西都要票(如布票、粮票、油票、肉票、糖票等等)但是人民公社的公章一盖,买什么物资都不缺,这叫“走后门”,我的同学、战友、亲属、邻居需要什么都来找我开信,我是一名共产党员,这么多亲近的人群,每天都有人来找我走后门,做这种事我实在不适应,但我左右不了,我也得罪不起这么多的亲朋好友,我只有离开,我多次以家庭困难为由找公社一把手王书记,要求去矿上干多挣钱,他一再挽留,第三年我又一次拿着落陵煤矿招工的介绍信去找王书记,他说:“煤矿活重不安全,经常出事故,你如果干不了就再回来”。我怎么好意思回去,如果回农村当社员,老百姓会说三道四,我想起了入党时的誓言,再苦再累也要撑下去,不能回家,决心在煤矿干一辈子。

第二天,有几名工友带着被子回家了,我没有走。班前会点完名后我给班长看了看手上的泡,班长让我暂时帮着开溜子,出完煤整修时运木柱子,手上的泡好了再攉煤。

一年后,我适应了井下的工作,两个手上磨出了厚厚的茧,膝盖上也磨出了茧,隔了两年矿上买了26型的新溜子,出煤的时间快了,但是木柱子整修仍然是最大困难,两人一副架,我的老师用大锤嗨嗨地砸柱子,回不动时就用镐(斧子)一点一点地劈(砍)柱子,回掉几棵休息一下再回,我跟着老师支柱子,有一次中班靠煤帮处有一棵柱子怎么回也回不掉,我的老班长用顶杠撑溜子,硬是把那棵柱子顶掉,哗!二合顶冒落一大片,当场把老班长和另外一名回柱工埋在了石头里面,距我只有两米,我大声呼喊,快来救人!冒顶埋人了!我的工友们都放下手里干活的工具快速爬过来,扒石头找人,扒出了血淋淋昏迷不醒的两人后,我对着老班长的嘴做人工呼吸,另一个工友对着同时扒出的回柱工的嘴做人工呼吸,担架下来了。经医院抢救后,老班长高位截瘫,而另外一个却没能活下来,这次事故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。

后来,我当了班长,我以身作则,下井第一个进入工作面,完活后最后一个离开工作面。有一次,在工人完活后由我验收工作面质量时,工作面老顶来压,顶板下沉,断裂声像打雷一样响,特别危险,我在工作面中间,来不及往下爬了,顶板随时有垮面的危险,我立即找了个炮窝,在面前不停地竖柱子,柱子一竖起来就被顶板压住了,吓得我浑身冒汗,等了一个多小时,哗!顶板落下了,面上劲小了,我听到工友们在巷道里喊:班长、班长……这仅仅是在落陵矿采煤工作面工作13年的一个小小的缩影。

再后来,王彦伦任矿长期间,他先后推行了经济承包责任制,开展了双增双节活动,强化了物资管理,开展了提升运输,轨道调度,环境美化四大战役,特别是狠抓了采掘工作面质量标准化全面停产整改,要求采煤工作面要达到“三直两平”,矿区井上下面貌焕然一新,1987年底,王彦伦从全国地方煤矿首批质量标准化矿井命名大会上捧回了奖牌,落陵煤矿的安全生产有了明显好转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■ 退休老同志  赵成功

赌博直营网址